最新章节列表 chapter1

作品:《难得爱浓

    穆飒见到宋域的那一刻,觉得他本人和他的传闻差异不是一点。

    他个头很高,是穆飒见过的男人中最高的,穿着很朴素,上身是一件亚麻色的白色衬衣,袖口整齐地卷起一寸,干净得没有一丝褶皱,下身是一条黑色的休闲西裤,戴了一副墨镜,左手提了一只纯黑色的,款式简洁的商务电脑包,右手插在口袋里。

    玉树临风,气质冷然。

    早春时节,外面细雨纷纷,温度仅有十一度,他穿得也太少了吧……穆飒正想着,他已经侧过身来,伸出右手欲和她握手,她有瞬间的晃神,随即伸出手。

    手握手的时候,穆飒惊讶他的手心热乎乎的,比穿着呢大衣,刚喝完两杯热咖啡的她热多了,握手的力道还很大,竟然给她了一种被重视的错觉。

    “穆飒?”他的眼睛在墨镜下,完全看不清,只是唇微微动了动。

    “对,我是穆飒。”她微笑,想了想还是加了一句俗话,“很高兴认识你。”

    他弯了弯嘴角,笑容如湖面上的涟漪,很浅很短暂。是控制得很好的礼节。

    从机场一楼大厅出来,外面已经有车在等他们了。一路上,两人的交谈仅有一句,即穆飒问他:“你有多高?”

    {无+错}小说ledu  真的非常好奇,每次看他都要抬一抬脑袋,脖子微酸。

    “一八九。”他回答的速度很快,又反问她的个头。

    “一米六五。”

    然后就没有交流了。

    坐上车,宋域摘下墨镜,打开笔记本,双手在键盘上敲打。穆飒双手搁在膝头,侧头看他,他就安静地任由她打量,也不理会她好奇的目光,似乎是已经调整到了工作状态。

    不得不说,他有一张上上上品的皮相。眉眼,鼻梁,唇都像是被工笔画描摹过一般,组合在一起令人赏心悦目。真的要挑剔,只能说他的唇色偏淡,淡得没什么血色,还有,眼底下有两片青色。

    突然间,他对着屏幕低声笑了一下,腾出一只手去摸一边的烟盒,又想起车里有女士,还是算了,将烟盒放回原处,拧开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盖,喝了一口水。

    “要喝水吗?”他的声音就和早春的雨水一样,很凉很润。

    “不用了。”穆飒微笑,插在口袋里的双手已经有些汗了。

    她得承认,自己有些紧张,因为意识到一个事实,宋域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男人。

    这些年,她也见过不少人,哪些人容易相处,哪些人不好相处,从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抬眉就可以察觉出来。

    她的经验告诉她,宋域不好相处。是她的错觉?还是关于他的那些传闻?

    宋域是个传奇。他十五岁就考上国内顶级的学府,十九岁成立互联网公司,担任互联网史上最年轻的ceo,一夜致富,身价百倍,千倍地上涨,天之骄子,意气风发却被夭折在二十三岁,他因致人重伤而入狱两年,出狱后休整了半年,前往伦敦商学院修读行政管理,之后就职于伦敦的一家组合投资类理财产品的公司,一直到现在回国。

    对了,他是传奇,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家族。

    开国元老的后代,将门虎子,这是外界最初往他身上贴的标签。

    后来逐渐变成,不孝之子,轻狂妄佞,有暴力倾向,性向不明……

    以前听听就算数了,现在真人就坐在离她不足半米的位置,真的有些压力。

    穆飒侧过头,将视线投向车窗外,试图分散压力,只不过他优雅,好看的侧影还是隐隐地显示在玻璃窗上,避不开。

    想起自己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很早以前的一个电视访谈节目,主持人问他,过早的成功,巨大的财富带给你的直接感受是什么?

    当时他回答得还挺欠扁的,大致意思是,我也不知道,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了,也没来得及多想,至于钱,我从来都不缺钱,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

    底下的观众笑声很微妙,有羡慕,有质疑,有嘲讽,也有不屑。

    他无所谓地坐在那里,西服笔挺,双手随意地搁在腿上,任由他们笑,没有任何局促。

    宋域没有选择直接回家,而是前往事先预定好的,湖滨路上的五星级酒店。

    穆飒跟着他上去,帮他整理了一下随身携带的行李箱,当然事先是很礼貌地问,我帮你整理一下?

    “没事,你打开好了,密码是xxxxxx。”他漫不经心的声音,连鞋子都不穿,就光脚踩在羊绒地毯上。

    密码是他的生日。

    正低头整理行李箱,他递过来一杯热茶,她立刻抬起头,说了声谢谢,接过茶喝了口,是没放糖的红茶,味道偏苦。

    他直接往床上一坐,双手交叠,前倾身子,伸了伸长腿,低下头打量穆飒。

    她穿了一件蓝紫色的薄羊毛衫,脖子上挂着一条银项链,头发披肩,自然地垂挂在肩膀的两侧,盘着双腿,很干净利落地帮他收拾行李,看起来贤惠又美好。

    “肚子饿吗?”他笑问。

    “有点。”穆飒说实话。

    “想吃什么?酒店里有中餐,西餐,泰餐,印度菜,什么都有。”

    “那咖喱鸡饭有吗?”

    “应该不成问题。”他想了想,起身去打客服电话,叫了一份咖喱鸡饭和一份海鲜烩饭,待对方说完话,他沉吟了片刻,又点了一份焦糖布丁和香蕉奶茶。

    没多久,晚餐被送上来,那盘咖喱鸡饭色泽浓郁,酱汁浓稠,看起来很勾人食欲。

    两人就面对面坐在长桌前,共进晚餐,他还将特地点给她的焦糖布丁和香蕉奶茶推到她面前。

    “谢谢。”

    他弯了弯嘴角,没说什么。

    本来想试图聊点什么,但他连接了好几个电话,很认真地谈着工作上的事情,她也无法见缝插针。

    用完餐,他依旧在打电话,面前的那盘海鲜烩饭也就动了一半,早没了热气,米粒凝结在一起,他一边谈事,一边拿着勺子搅拌米饭,将它搅得很丑。

    挂下电话后他就再没动那盘米饭了。

    时间已经悄然走到了晚上七点十分。

    “你不留下来过夜吧。”他的语气再自然不过,弯腰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

    正在喝水的穆飒,嘴里的那口水差点喷出来,连呛了两口。

    他被她的反应惹得笑出来,笑声低低沉沉,然后缓缓收敛住,眼角的笑纹淡去,想了想说:“别紧张,我不会强你的。”

    “我没准备好。”她实话实说,就算他们已经定下了关系,这是早晚的事情,但他如此单枪直入,让她在尴尬之余有些害怕,再看他的时候,不由地多了点防备。

    他坐在沙发上,长手长腿,眼眸黑得纯粹而彻底,像是两块蛮荒时代的玄武石,投向你的目光深邃悠远,似在打量,似在轻笑,似在俯瞰,很莫测。

    “觉得我很轻浮?”他沉吟一小会,轻轻伸了伸腿,语气认真。

    “没有。”穆飒压下心里的异样,“只是觉得太快了。”

    他点了点头,摸起桌面上的一张广告纸看,看着看着又将纸张对折,对折,再对折,一边对折一边认真地说:“对了,有些事我们必须说清楚。我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脾气来的时候很躁,会给人看脸色,也会骂人,不过都是偶尔为之,平常的时候,我还算温和。只要你不踩到我的底线就好。”

    他微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呢,我需要一个比较懂事的太太,你不能太任性了。如果你发脾气,我也不会花时间哄你。”

    穆飒怔了几秒,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将手头的广告纸折成了一个心形,掏出马克笔在上面写东西。

    “如果你能做到,我们就立刻完婚。”他恢复微笑,又是好商好量的样子,“我会将h市的一处房产落户在你名下,还有礼金,你大致需要多少,告诉我,无论是什么数字,我会答应你。”

    “……”穆飒轻呼了口气,感觉胸口闷闷的,不知为什么,和他说话很有压力。

    他在笑,语气却是淡淡的,他声音挺温和的,她却感受到了夹杂的些许凉意。

    “好,我知道了。”既然走到这一步就不要矫情了,该要什么,该付出什么,就按规矩来。

    正说着,他的手机又响起,他接起电话,走到床边,一手撑在窗台上说话。

    穆飒起身,将手里的水杯放回原处,然后看见他坐过的沙发微微向下馅,上面是他用广告纸叠成的心形。她拿起一看,上面写了她的名字,穆飒,马克笔的油墨还未干,手指不小心擦过,黑色的一点沾在指腹上。

    侧头看他,高大的剪影落在白墙上,显得很陌生。心底的委屈突然窜上来,她真的要和这样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男人结婚?她连和他相处了一下午都觉得有说不出的逼仄,她该怎么调试?

    脑子里瞬间很迷茫,伸出手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为什么要打自己的头?”身后传来悠悠的声音。

    “哦,没什么。”穆飒辩解,“惯性动作。”

    穆飒回到家,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对母女。

    穆娇正缠着乔惠惠说话。

    “回来了?”见穆飒回来了,乔惠惠笑着说,“锅子里还有木耳莲子甜汤,要不要来一碗?”

    “不用了,我不饿。”穆飒摇了摇头。

    “姐,那个宋域怎么样?”穆娇天真地问,“是不是和传闻中一样,充满戾气,有暴力倾向?”

    “没有的事,他还挺正常的。”穆飒冷淡得看了一眼穆娇。

    乔惠惠拍了拍穆娇的脑袋,轻斥:“外面的传言怎么能全信,有点脑子好不好,宋家家世显耀,宋域从猩是穆正康和乔惠惠已经收下了宋家的钱,填补了公司运作上的资金链,一分不剩,怎么还钱?

    穆娇十分委屈,但又没法子推却,只好应下来,整日躲在房间里哭泣。毕竟她穆娇也是从小被宠到大的,哪里受过半点委屈,让她嫁给一个完全不熟悉的,大她那么多,口碑恶劣的宋域,她觉得荒谬无比,这样的命运真不公平。

    宋家那方面的意思是,等穆娇毕业后就和宋域完婚,争取两年内生孩子,因为宋域已经二十九了,宋夫人还笑着说,年纪轻好生养。

    本来事情按着众人的希冀发展,却被意外地打乱了。

    宋域还没回国,穆娇已经和景至琛好上了。

    景至琛是谁?传媒圈子里的业界新贵,有商界君子的美誉,他白手起家,空手打江山,经过近六年的努力,成功上市,气势如虹,蓬勃发展,现如今已经是h市有名气的富豪。

    他亲自登门拜访,态度谦和而郑重,希望穆正康和乔惠惠可以认可穆娇和他的关系。

    那一天,不仅是穆正康和乔惠惠被震惊得一塌糊涂,连同站在楼梯口,捧着马克杯的穆飒,她的心缓缓下沉。

    “我会好好地对待,珍视穆娇,给她最好的生活。我是很认真的,希望得到叔叔阿姨的认可。”景至琛弯下腰,鞠了一躬,抬眸的时候,视线平静地和站在楼梯口的穆飒交汇。

    那张她迷恋这么多年的俊脸,瞬间变得极其模糊。

    穆正康严肃地喝斥穆娇,表示强烈反对,警告景至琛他女儿已经是有婚约的人,穆娇闻言抖了抖,胆小地躲到了景至琛的身后,景至琛高大的身子挡住了风风雨雨,淡淡地,毕恭毕敬:“我和穆娇不是处于手拉手的阶段,我们已经有了关系,所以我一定会对她负责。”

    一句话震碎了两老最后的希冀。

    穆飒握着马克杯的手指一点点凉下去,她安静地看着景至琛,直到景至琛的余光再一次瞟到她,转过头来,眼神淡定从容,她也不躲避,就那样看着他,渐渐的,他的眼底多了一丝有些复杂的情绪,慢慢撇过脸,伸手拍了拍身后的穆娇,示意她别怕,有他在,他会保护她的。

    后来自然是一番争执的风雨,但穆飒已经没心情看好戏了,她转身,拿着杯子,迈着沉重的步伐上楼。

    她将杯子放在电脑桌上,挪了挪鼠标,星空的屏保散去,刺亮的白,脑子里浮现的画面是,一次饭局后,微醺的景至琛拉过她的手,轻拍她的手背,声音透着醇醇的酒意,嘴角噙着一缕笑,十足的温润如玉的公子模样:“穆飒,你对我真好,如果你三十岁还没有嫁出去,不如嫁给我算了。”

    “你是认真的?”穆飒笑说,“还是醉话哄我呢?”

    他轻轻叹了口气,凑过去,含住了她的唇,很温柔地碾磨,眼眸含蕴,如同夜晚的星辰,低笑道:“当然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