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8

作品:《激恋

    唯一能做的只有咬紧牙关,不让破碎的呻吟逸出口……

    一连五天,江祥旭把曹群关在这间充满了淫欲与疯狂的房间内,不停地占有着。即使在进行维持生存最基本的饮食活动时,他的硕大都不曾从曹群体内抽离过。为了让曹群不抗拒自己,他在曹群身上使用了无数种催发春情的药物,涂抹的、口服的、还有塞进那里的药水、药膏、药粉、药丸……各式各样,让曹群流着泪在身下扭动,一次次地哀求需索……

    但曹群的身体反应却越来越弱了,尤其是这两天,就象只小猫般乖巧,不动、不笑,不哭、不闹,连语言能力似乎也一并丧失了,只是安静地让他抱着,眼睛空茫地望着前方不知名的地方,象个无声无息的娃娃,原本灵动的双眸似乎成了无底黑洞,望上去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即使江祥旭象头野兽一样,残暴地撕碎他的衣衫,将他的身躯狠狠蹂躏,折磨他、弄疼他,他仍然毫无反应,就象和一具尸体交欢,无趣得令人发疯。

    以前的曹群虽然从不主动、更不献媚,但顺从听话,会为他绽放身躯,会在他身下释放欲望,但现在的曹群只剩下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而已,任他怎么怒吼、甚至哀求,脸上仍然没有一丝波动。

    江祥旭挫败地离开了这个饱浸着淫欲房间,听到背后的门开了又关的声音,一直呆滞无反应的曹群慢慢地合上眼,江祥旭终于放弃了吧?心里虽然悲哀到了极点,但年少的他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

    茫然地等待时间过去,内侍端来热腾腾的饭菜,他呆坐着不动,饭菜凉了又被端走,他仍呆坐着不动,就这样子等待着江祥旭对他的最终处置……

    不知过了多久,门再度被打开,江祥旭走了进来,见他仍维持着原样坐在床上没动,乌黑的发下,依旧俊秀却苍白憔悴的容颜、没有血色的唇、没有神采的眸子、仿佛神思不属的迷惘……让人怜惜到心痛。他叫来内侍让他们准备浴桶和热水,而后走到曹群身边轻柔地搂抱住,“群……”

    曹群仍是不言不动,江祥旭把下巴搁在他肩上,即使曹群没有反应,仍然自顾自地说着:“老六那家伙,连他自己的情人都搞不定,却给我出了这么个馊主意,什么有时候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唯一有效的方法。那个黑行会首说得真好,鱼与熊掌不能得兼,得放手时就得放手。群,你以前不爱我,所以我必须用强权才能得到你,而你现在爱我了,我的权势又成了咱们之间的阻碍,如果我不当这个皇帝,你会不会还要离开我?”

    怀里的身子猛然一震,曹群霍地转身瞪视他,“你疯了!”

    终于逼出了曹群的反应,江祥旭露出喜悦的笑容,“只要我不是皇帝,你的那些顾虑就都可以解决了吧?我可以不上朝、不涉政,只当一个闲散王爷,甚至可以弃王位而从商,就象我三叔那样,绝不会给你带来任何负担和压力。”

    “不!我不许你这么做!你这样究竟把皇上置于何地?把南江国的百姓置于何地?”曹群激动地要挣脱他的搂抱,“而且你的雄心、你的抱负呢?你都丢下不管了吗?”

    江祥旭抓紧他,眼神里含蕴的是钢铁般的坚硬、冰雪般的冷静,“群,我是个自私的人,即使舍弃一切!我也不允许任何事物阻挡咱们的幸福!”

    曹群呆呆地望着他,首先升到心头的情绪不是感动、更不是喜悦,而是恐惧:这个男人是认真的!他真的是为了和自己在一起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说得出、就做得到!如果自己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成为南江国的罪人!

    这是浴桶送来了,内侍将热水注满而后退了下去,江祥旭向曹群微笑,“一连五天都没洗澡,身上感觉一定很不舒服吧?洗完以后我带你回家,向令尊曹大人正式提亲。”

    他抱起曹群向浴桶走去,曹群遵循本能地张开双臂抱住他的脖颈,心里茫然而又迷乱,怎么办?要怎么做才能解开这一团比以前的情况还要复杂的乱麻?

    温热的水浸到腰部,曹群情不自禁地闭上眼,发出一声舒适的叹息,放松了身体,感觉到江祥旭在自己身上轻轻搓抚着,不时撩起热水浇到自己背上。以前他也曾宠溺地侍候过自己,但这次却好象多了点儿什么,那是种尽心尽意的体贴与呵护,不带丝毫强势,阵阵暖意透过他的指尖渗入自己的肌肤、直达心底深处……曹群又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叹息,将身子软软地靠在江祥旭身上。

    江祥旭轻轻抬起他的下巴望着他,看着他垂下眼帘躲避自己的注视,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最喜欢他原本安然详雅的脸为自己而微红,眼神里露出与对别人不同的微妙神采,总是牵扯着自己的心。“群,我希望能让你喜悦开怀,只要你笑一笑,我便心满意足。离开了我,你难道真的开心吗?”

    曹群诚实地摇了摇头,在江祥旭身边他会觉得痛苦,而离开了江祥旭,他却是心如死灰的寂寞……

    江祥旭唇边扬起喜悦的笑,那惊喜、欣悦而温柔的目光使人感到温暖,曹群睫毛轻扇,抬眼看了他一下,急忙又垂了下来,即使以往和江祥旭在床上袒裎相对时都没有这么羞涩。

    轻轻地捧起那面庞,如同以往无数次捧起一样,看着那人儿眼睑低垂闭合的模样,江祥旭感觉到腹下明显的骚动,不禁暗暗诅咒,他的“宝贝”从未如此迅速地“备战”妥当过。那半垂的双目,浓密的长睫毛遮掩住眼神,偶尔的眨动如扇子轻晃,湿润性感的双唇紧抿,时而用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仿佛在引诱他不顾一切去品尝……

    他赶紧把目光往下移,平时束起的黑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背上,线条优美的肩背更显得白皙诱人,往下是优雅细韧的腰部……光滑的肌肤在灯光下漾着诱人的色泽,真是赏心悦目的图景啊!即使看不到水面下的部分也足以令人喷鼻血。

    猛然发觉到那紧抵着自己下腹、灼热、坚硬、并有生命力地不断鼓动的物体,曹群惊喘一声,下意识地想要逃开,江祥旭一把将他的身子拽住搂紧,“不要走!群,我什么也不做,真的什么也不做!求求你,不要走!”

    面前的人眼里有数不清的柔情不舍、恐惧爱恋,明白让这个人变得如此不安是自己造成的,曹群的心忽然一阵刺痛,他一直埋怨江祥旭逼迫他、束缚他、伤害他、不让他解脱,但他的逃避和拒绝又何尝没有伤害江祥旭呢?

    江祥旭焦急地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曹群,只怕这具温暖柔软的身躯会执意离开,曹群的身子轻轻颤抖着,他的身体无法拒绝江祥旭的触摸,而他的心更无法拒绝如此哀求着自己的江祥旭……看着江祥旭紧张的神情,心中一软,不觉委身在这个人怀里。

    委身于怀的脸庞嫣红而且身躯柔顺的人儿令江祥旭脑袋中掌管理智的那根弦猝然绷断,重重吻上那两瓣仿佛等待着自己的红唇,细长有力的手指顺着曹群的背脊曲线滑下,刺入他身体下方最隐秘、最柔软的部位。

    “唔……”体内被突兀地侵占,曹群喉咙里流泄出如吟如唱般的叹息,双手紧抓着江祥旭的手臂,头往后仰,吐着灼热的气息。耳畔听到江祥旭急促的喘息,一股甘甜的感觉流遍全身,他只觉得自己快要瘫软了,混沌的脑海无法思考任何事。

    热水使手指的侵入变得容易,而接连五天的交欢使曹群那个部位到现在仍然柔软无比,很快就松驰到能放入四根手指,当手指抽出时,霪水也随之淋漓而出。

    “啊、啊……呜呜啊……”曹群双腿酥软,使不出丝毫气力,全身肌肤都泛起薄红,渗着细密的汗珠,他用力地摇着头,想把那令脑髓都为之战栗的快感甩出体外,红艳欲滴唇瓣吐出无意义的呜咽……如此绮丽淫靡的画面吸引了江祥旭所有神志,抬起他酸软的腿架在肩头,将他紧绷挺翘的臀瓣凌空托起,一举进入!

    “啊——”曹群长长地尖叫一声,五天中被毫不间断的菗揷而早已不堪凌虐的红肿密穴又遭强力刺入,却没有丝毫痛楚,只感觉一阵酸麻,腰一下子瘫痪下来,双腿也酸软得没了力气,比以往更炽热黏软千万倍的肉壁紧紧地缠绕上去,毫无缝隙地夹住江祥旭热铁般的硕大吮吸蠕动。

    销魂蚀骨!江祥旭发出一声爽到极点的吟哦,定住曹群的身体,侵入窄穴的火热男性开始律动起来,一次次深深挺入他柔软的下半身。

    “啊啊……”曹群难以忍受地流下泪,几近晕眩地尖叫着,双腿紧紧缠住身上的男人,在他向深处推进时脊背不住后仰,强烈的快感令他的身子不停地挺起又落下……

    心爱人儿的下身紧紧包含着自己,一阵阵地收缩着,耳边传来停不住的叫喊,那叫声里充满愉悦,不带丝毫痛苦,仿佛仙乐一般动人,并非出于痛楚的眼泪如泉水般往外流,发丝被汗水沾湿贴在脸上,潮红的脸色衬着散乱的湿发、含泪的明眸,竟是动人心魄的绝艳!江祥旭紧紧搂着自己最珍爱的人,在他身上烙下无数个吻印,“我已经让人从我的寝宫挖一条到你家的地道,你不愿意让人知道咱们的关系,我就每天晚上偷偷去见你……谁胆敢说三道四我就灭了他九族哪个史官敢乱写我就杀了他全家……群……群……跟我在一起吧……好不好……”

    好不好?自己已经逃不掉了吧?用尽了所有的手段都无法离开这个人……

    “好……好……可……呜……啊啊……可是……不……准……你……退位……”曹群紧贴着他难耐地扭动,声音断断续续,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混沌的意识和几近疯狂的欲望如绷紧的琴弦,已经到了崩裂的边缘。

    “如你所愿……”灼热的气息吐在他耳颈处,那根巨大的肉刃稍稍退了出去,而后猛然冲顶进来,插进从未抵达过的深处!

    “啊——哇啊——”曹群叫出连他自己做梦都没想到过的魅声,腰背向后紧绷成弦状,欲望之器喷出灼热的白色炽流!

    曹群虚弱地趴在江祥旭身上,还没喘上气来,猛地身子被翻转过去,前胸紧紧贴住浴桶,红肿的小洞又从后方被粗壮肉刃凶狠地贯入,“啊、啊啊、啊……”曹群的身子痉跳狂颤,泪水狂流,“不……我不行了……啊啊……”

    “我爱你……我爱你……群……”江祥旭一声一狠顶,曾经紧紧拥抱住过幸福,而今又重回他怀抱,他以前所受的痛苦、嫉妒、焦灼、恐惧、煎熬……今要统统索取够本!

    “啊啊……”曹群紧紧攀住浴桶边缘支撑虚软的身躯,那火热的感觉好象要把他溶化了一样,令他只能银荡地扭着臀部,任男人一次又一次深深挺入自己体内……

    一声声甜腻的喘息、兽性的低吼、肉体撞击声与水花的飞溅声回荡在房间里,曹群在江祥旭不知疲倦的索求中几乎无法喘气呼吸,不由自主地娇吟、哭泣……

    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自己,如果自己再抗拒下去,这个人也许会比自己更先疯狂吧?曹群的心慢慢放松,把一切都交付出去……虽然有过残酷、有过伤痛,但今生今世再也不会有人象他这样在乎自己了……

    !--

    书籍名称:激恋  作者:砥流

    本书籍由网友“pissaz”上传  日期:7112012 2:07:13 p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