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分节阅读_46

作品:《穿越射雕之东邪恋

    脚步声响,其中还夹杂着不少担忧的话语

    “蓉儿,感觉还好吧,我找到一个山洞,不知怎的,那裘千仞不敢上来了,我们先休息一下。你说好不好?”伴随着话语,便是一个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居然是郭靖和黄蓉,而黄蓉则是脸色难看的被郭靖抱在怀中,看情形,竟是受了重伤。

    “蓉儿。”

    “小魔女。”

    “黄岛主。”三道惊呼声同时响起,被郭靖抱在怀里的黄蓉勉强睁开眼睛,虚弱的唤道

    “爹爹```风哥哥```”在惊讶的同时也放心了,爹爹和风哥哥在此,谁敢动她!

    郭靖将黄蓉放在一旁的石凳上,这才发现石洞里奄奄一息的裘千仞,奇道

    “裘千仞,你什么时候跑到这上面来了```不对,你不是,裘千仞刚刚还在下面```”而且这个受了重伤的裘千仞,怎么也和下面那个不一样啊。

    “什么意思?”云若风问道,郭靖的话,听起来很让人疑惑啊。

    “下面还有一个裘千仞,和这个长得一模一样,但是武功很高,蓉儿就是被他打伤的。”郭靖指指正在被黄药师检查的黄蓉,困惑的将话说出口。

    闻言,云若风走出山洞放眼看去,果然,下面站在众多铁掌帮的弟子面前的人,竟然又是一个裘千仞!同样的容貌,同样的蒲扇,连动作几乎都是如出一辙。

    云若风扬唇,有意思哦。

    几步走到裘千仞面前,云若风笑得灿烂

    “说吧,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和裘千仞长得一模一样?”

    此时的裘千仞已经被打怕了,扫了眼笑得星星眼的漂亮少年,心却不受控制的紧缩一下,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绝世少年,比先前那个殴打他的,可怕多了。

    苦着一张脸,裘千仞说的涩然

    “我是裘千仞的双胞胎哥哥,叫裘千丈,下面那个很厉害的家伙,才是裘千仞。”他也不容易啊,从小生活在弟弟的阴影里,这次好不容易来禁地只想着偷点宝贝出去潇洒一番,没想到竟然遇到这几个怪物,早知道,就不该贪财的了。

    “原来如此,居然是只西贝货。”云若风撇撇嘴,随即将目光放在黄药师那边,略带担忧的问道

    “师傅,小魔女怎么样了?”

    “无碍,受了点内伤,是被裘千仞打的?倒还有着几分本事。”黄药师收回自己诊断的手道,看来真正的裘千仞,还是有几分能耐的。

    其实黄药师不知道的是,现在在他眼中无碍的内伤,在原著中,可是让郭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段王爷才治好的,只能说,现在修习《九阴真经》和精神力的黄药师,武功早已超越这个时代的范畴,所以才觉得简单而已。

    “真的?太好了,还好黄岛主你们在这里。否则蓉儿要受苦了。”郭靖闻言,便放心的笑开,随即看向云若风道

    “云贤弟,好久不见。”郭靖开心的走向云若风,当初被困在荒岛的时候,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云贤弟他们了呢。

    “你们怎么惹上铁掌帮的?”云若风疑惑的问道,看下面的阵仗,这个梁子结的还不是一般的大。

    “呵呵,没什么,就是看不惯铁掌帮的人处处帮着金狗,我和蓉儿闲着没事,就到铁掌帮来看看,没想到一看,就遇到裘千仞,在之前我们误以为裘千丈是裘千仞,就小觑了一番,蓉儿也不慎的被打了一掌,然后我们就被追杀到这里了,还好他们好像还比较忌讳这里,没敢上来。”郭靖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都怪自己学艺不精,连累蓉儿跟着受苦,在荒岛上他就明白了,这一生,他欠蓉儿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明知道黄蓉的心思,郭靖也不忍心拒绝,毕竟黄蓉是个好姑娘,对自己又是真心实意的好,若是自己惹她伤心,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吧。

    “嗯。”云若风可有可无的点点头,然后走到黄药师身边,这厢黄药师已经给黄蓉喂下一颗减轻伤势的丹药,不过想要彻底治好,还需找个安静的地方。

    “师傅,我们现在下山么?”

    裘千仞虽然看起来厉害,云若风却也不惧,想要离开铁掌帮,易如反掌。

    “嗯,蓉儿的伤势不容耽搁,我们这就下山吧。”言罢,便将黄蓉交给曲灵风带着,自己抱着云若风,飘然的飞下了中指峰。

    “不知是何方高人大驾,裘千仞倒是失礼了。”眼见着从禁地出来的黄药师等人,裘千仞眼神闪了闪,这个青衣男子,可不是好对付的人物,当眼光看到另一个狼狈的身影时,裘千仞眼中迸出一抹恨铁不成钢的眼光,又是这个败家子!

    “铁掌水上飘?”黄药师带着审视的眼光扫了裘千仞一眼,倒是比刚刚那个废物中用一些。这是黄药师对裘千仞的评价。

    裘千仞嘴角抽搐一下,很久都没有人以这种眼光看待自己了。

    “阁下是?”裘千仞拱拱手,礼貌的问道,在未知的人面前,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哪怕这个人已经将铁掌帮的里子面子践踏光了。

    裘千仞能在江湖上混到今天的地位,看人的眼色还是有的。

    “爹爹别和他废话,这个姓裘的,和金狗串通一气,不是什么好东西。”黄蓉恢复了一些力气,在曲灵风的搀扶下出声道。

    “爹爹?```你是东邪黄药师!”裘千仞大惊失色,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见传说中的五绝之一。还是一种明显的敌对关系。

    裘千仞话一出,四周的弟子也有不小程度的骚动,脸上都有着显而易见的恐惧之色,和东邪对着干,他们不是在找死吗!

    “传闻中你是五绝之后,今日,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言罢,黄药师便是一道内劲极强的掌力袭向裘千仞,初次出手,只是小小的招呼而已。

    裘千仞面色凝重,即便黄药师不出全力,他也不敢等闲视之啊。

    但是意料之外的,自己正准备着硬接这一记的掌力落了空,同时在耳边响起一个大笑声

    “黄老邪,裘帮主可不容易接下你的掌力,还是要我来吧,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竟然是西毒欧阳锋。

    黄药师并不吃惊,只是淡笑一声

    “欧阳兄,那就请了。”随即青袍一挥,向空中的欧阳锋迎了上去。

    云若风皱眉的向空中看了一眼,然后看向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欧阳克和完颜康一行人。

    “云师弟,别来无恙?”欧阳克笑得妖孽。

    倒是完颜康见出现在此处的云若风和黄药师,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有这些人在,要想成功的拿到《武穆遗书》,恐怕有些难度。

    “你都活得好好的,本公子自然会活的潇洒。”翻翻白眼,云若风撇唇讥道,随即指指空中激战的两人

    “我们也要那样来一下?”因为裘千仞已经与曲灵风和郭靖打在一起了,貌似只有他们这里还很闲的叙着旧。

    “不急不急,叔父和黄岛主多年来感情深厚,必要的切磋是必须的,我们何必凑那份热闹,心平气和的谈谈,也是不错的。”特别夸张的摇着扇子,欧阳克的俊脸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云若风怜悯的看了一眼完颜康

    “将使命托付在这样的人身上,小王爷的识人眼光还真是短浅。”

    完颜康冷哼一声,视线转向另一边,眼前这两人,一个是条小毒蛇,一个是个小东邪,不是他这个正常人能够对付好的,父王,康儿想你了,这外面的世界,是越来越可怕了。

    56

    56、第五十六章 结局 ...

    就在云若风和欧阳克的闲聊间,黄药师和欧阳锋的战斗已经结束,依旧是平局,而裘千仞与郭靖曲灵风那方也是胶着状态,分不出胜负。

    “师傅。”云若风上前,习惯性的关心问着,对于黄药师的武功,云若风自然是无比放心,但是关心一个人的心情,却不会因为内心的肯定而减少。

    “没事。”黄药师眼中划过一抹笑意,揉了揉云若风的脑袋,以他现在的修为,是远远超过欧阳锋了,只是他却没有想要表现出来的心思。

    见两大boss都停下了手,裘千仞那边也从善如流的住了手,有志一同的来到这边的主战场,意思明确的各自站在boss旁边,等着命令。

    云若风暗笑,这样的比武,还真是有意思。

    “药兄的武功依然深不可测啊。”欧阳锋随意的摩挲着蛇杖,语气飘忽的说着,淡淡的无奈声夹杂其中,莫名的让人感到压力巨大。

    欧阳锋是真的感到无奈了,一心想做五绝之首的他,奈何武功和其余几人都在伯仲间,在荒岛上,好不容易将老叫花的武功废了,可还有东邪和南帝在哪儿杵着,而这两人,一个谨慎小心,一个行踪不定,要想在下次的华山论剑上夺冠,还得加快休习《九阴真经》的速度。

    欧阳锋暗想道。

    “欧阳兄谬赞了,今日之事,不知欧阳兄有何看法?”黄药师气定神闲的问道,他知道欧阳锋的执着,也不对他的执着予以评判,在欧阳锋心中,武功的至高无上是他的追求,可在他黄药师心中,和风儿永远的生活下去才是他的希望。

    正是因为各自的目的不同,所以在武学方面黄药师比欧阳锋放的开,相反,若是谈及感情的事情,恐怕就该欧阳锋为黄药师的儿女情长嗤之以鼻了。

    “呵呵,药兄有此一问,是否是已经找到了所需之物呢?不过药兄性子高洁,这铁掌帮的东西,想必入不了药兄的法眼,还请药兄物归原主。”欧阳锋平淡的说着,眼光看向云若风手中的木质盒子,小娃娃是自信有黄药师在身边便无所惧了吗?竟然不加掩饰光明正大的拿在手中。

    这种信任其实在克儿身上,他也体会过,当初的小小少年,一眨不眨的陪在自己身边看自己练功,随着年龄见长,就和自己一起练,白驼山的后山毒物居多,起初的时候,少年小小的身子总会被吓得颤抖,可是只要自己在身边,他便会奇异的定下心神,用软软的声音说着“克儿不怕,只要有叔父在身边,克儿永远就不会害怕。”

    确实,即便在荒岛之上,哪怕有着断腿的危机,克儿也从未显示出过懦弱。

    可是克儿对自己的感情```欧阳锋瞟了一眼白衣俊秀的人,心中一阵烦躁,若是旁人,自己早就喂他蛇毒,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了,奈何```说出那种大逆不道之话的人,竟然是克儿!

    看着那人似乎毫无察觉的神情,欧阳锋有史以来感觉到了头疼,这是他第一次为武功之外的事情烦心。

    对于欧阳锋的话,黄药师没什么特别的表情,而是看了眼云若风的所在,略带无奈实则宠溺的说道

    “可是没办法,风儿很喜欢,恰巧,风儿喜欢的东西,我这个做师傅的,习惯性的总是要去满足。”

    一席话说得众人嘴角抽搐,见过强词夺理的,没见过强词夺理到这份上的,您是东邪黄药师好不好,您还能再护短,再宠小孩子一点吗?还能吗?

    “黄药师,枉你是一代宗师,连我铁掌帮的区区之物,你也看得上,如此恃强凌弱,如同强抢的行径,也不怕天下各路英雄耻笑!”裘千仞在一旁悲痛莫名的说道,似乎黄药师护短的性子,让他痛心疾首。

    绯翎不着痕迹的凑到云若风身边,嘟囔着嘴小声道

    “云若风,这人是不是被打傻了?也太不济了吧。”恃强凌弱?他铁掌帮也有被人“凌弱”的时候?怎么这话听起来,就是让人那般的发笑呢?

    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