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 穆圣秋的心思

作品:《重生之弃妇医途

    b章节名第八十一章  穆圣秋的心思b

    柳慕汐闻言微微一愣,不由惊讶地看向穆圣秋,她怎么感觉他的语气似乎有些怪呢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或者说,她不敢多想。其实,她不在穆圣秋面前提起宿衍和宁灵卉,一个是不想提,一个是觉得没有必要提。

    虽然有点措手不及,既然现在穆圣秋已经问了,她还是大致解释了一下两人的身份,当然,具体身份,她也是不知的。

    穆圣秋听完之后,眉头蹙了一下。虽然柳姑娘语焉不详,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那几个人的不简单,年纪轻轻就是先天强者,恐怕也是出自大门派,甚至,他怀疑他们根本不是东南神州的人。

    因为他对东南神州各大派的先天强者都清楚的很,绝对没有像柳姑娘所描述的那些人。

    而且由于柳慕汐说起他们时的口气并不是很亲近,倒也没让他察觉到什么不同。

    只是想起前段时间,凤凰山脉爆发出的令人心惊的超级强者的气息,穆圣秋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那他们找的什么灵药柳姑娘为何直到如今才回来呢”

    穆圣秋没有继续追问宿衍的事情,让柳慕汐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觉得自己跟宿衍之间没什么,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在穆圣秋面前提起宿衍,总是觉得有那么一点心虚。

    柳慕汐稳定了下心绪,说道“戚大哥他们找的是碧灵草。”

    “碧灵草”穆圣秋十分惊讶,“如今这世上,竟然还有碧灵草的存在”

    穆圣秋的医术就算不是登峰造极,也差不了太多,当然知道碧灵草为何物。如今,这种灵草,他也只在书中见识过。于是,听到他们在找碧灵草,不由大为惊讶。

    柳慕汐第一次见到一向云淡风轻的穆公子,竟然露出这么如此惊讶的表情,也不由也露出一丝微笑,道“穆公子别急,接下来的事,我都会一一相告的。”

    穆圣秋这才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连忙压制了自己内心的激动,对柳慕汐歉意一笑,道“抱歉,柳姑娘,是我太激动了,请你继续说吧”

    柳慕汐倒是没有介意,这世上能让穆公子变脸的恐怕也只有跟医学和武学有关的东西了。

    “戚大哥他们在凤凰山脉寻找了两三个月,几乎将整个山脉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碧灵草的痕迹。不过,宿公子和戚大哥都没有放弃希望,他们打算去死亡之林寻找碧灵草。”柳慕汐缓缓说道。

    听到死亡之林,就连穆圣秋也是脸色微变,蹙眉问道;“难道他们真的进去了”

    柳慕汐点了点头,道“除了宁姑娘,宿公子和戚大哥都进了死亡之林”

    “那你呢”穆圣秋问道。

    “我当然也跟了进去,毕竟,他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岂能弃他们而去”柳慕汐平静地道。

    “是他们逼你去的”穆圣秋的语气带了几分不满和杀意,“难道他们不知道你进去就是一个死吗为何还要带着你”

    “不,是我自己执意要去。穆公子,你可不要小瞧我,跟你分开的这段时间,我的武功修为也有很大的进步,在进死亡之林之前,我已经是正式的武者了,所以,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柳慕汐不想他误会戚一梵和宿衍,便主动解释道。

    穆圣秋的脸色依旧有些不好看,显然对这件事还心存芥蒂。那死亡之林,便是他这个先天强者进去,也是危险重重,柳慕汐一个刚刚晋级武者的武学菜鸟,又如何应付的了

    “穆公子,戚大哥和宿公子真的很照顾我,你看,我现在不是平安的回来了吗而且,若不是跟着他们进了死亡之林,我也遇不到小火”柳慕汐又道。

    穆圣秋道“就是你那只小火狸那可是一只先天灵兽。”

    柳慕汐点了点头,穆圣秋认出小火是先天灵兽,她也不觉得惊讶,穆圣秋毕竟眼力不凡,自然不足为奇。

    “死亡之林里几乎都是毒气,无论植物还是动物,都带有极强的毒性,幸亏有解毒丸,再加上他们对我的保护,总算是有惊无险。在里面冒险闯荡了二十多天后,还是没有发现碧灵草,在我们几乎绝望时,上天给了我们一线生机,我们进入了一处灵谷。”柳慕汐说道。

    穆圣秋的表情终于凝重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死亡之林里竟然还有一处灵谷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柳慕汐赞同的点头,道“若非我们无意间走进那处灵谷,恐怕也是进不去呢可惜,那灵谷外有天然幻阵,我们也只是无意闯入,等出来后,想尽各种办法,却怎么也都进不去了。”

    柳慕汐自然能够进去,但是,她却无法解释这些,也不想暴露自己身上奇特的地方,所以,只能这么说。

    穆圣秋倒是没有怀疑,那灵谷一直没有被人发现,肯定是不容易被发现的,有了天然幻阵也无可厚非。

    “那灵谷里灵气十足,还有各种灵兽和灵药,而且,我们还终于发现了碧灵草。宿公子身体忧有伤,当即就开始闭关修炼,我和戚大哥也只能继续待在山谷里,直到宿公子身体痊愈。可惜,碧灵草竟然只有那么一株,否则,我就会采一株回来了。”柳慕汐有些可惜地说道。

    穆圣秋也觉得很可惜,甚至还有几分想要去闯荡一下死亡之林的冲动,他很想要亲自去那灵谷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灵草。

    柳慕汐早已经发现穆圣秋是个医痴,见状不由笑道“穆公子放心,那灵谷里的灵草,我几乎都有采摘,只留下了幼苗,如果穆公子想看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拿给你看。”

    说罢,两人中间的桌子上,突然就出现了几个玉盒。

    因为玉盒有限,大多数灵草只是随意放在了空间戒指里,幸好空间戒指里的时间不变,倒是可以保存药性,只是一拿出来,这药性就会渐渐发散。

    所以,柳慕汐只拿出了装在玉盒中的几株灵草。

    灵草对任何的人来讲,都是无价之宝,但是,对柳慕汐而言,却没有那么重要,至少,送给穆圣秋,她不会觉得有丝毫心疼。反正以她现在的医术水平,这些灵草在她手中也发挥不出强最大的作用,反倒不如交给穆圣秋来的实惠。更何况,她早就想要报答穆公子了,如今,不正是一个大好机会

    穆圣秋看着眼前桌子山的几个玉盒,眼中不由泛起了一丝涟漪。但是,他却是没有立即打开玉盒,而是郑重地看着柳慕汐问道“柳姑娘,你手上的那个戒指是储物戒吧”

    柳慕汐当着他的面,拿出玉盒的那一刻,就没打算瞒着穆圣秋,便诚实地点了点头。

    穆圣秋看她的眼神微微有些复杂,倒不是嫉妒或者什么,他身为普济观的真传弟子、先天强者,也可以说是下一任掌教,有储物戒不足为奇,但其他的真传弟子却是没有这个待遇,只有掌教和一些太上长老才有储物戒,就连他,也是进入了先天境界后,才得到了一枚。

    所以,他知道储物戒有多么的弥足珍贵。

    可如今,柳慕汐竟然也有一枚储物戒,那自然就是别人送的了。一出手便是一枚储物戒指,那人对柳慕汐的看重可想而知,同时也能推算出此人身份,绝不简单。

    穆圣秋很想问送给她戒指的人是谁,是她的戚大哥,还是那位宿公子但是,看着柳慕汐信任的眼睛,他觉得自己有些问不出口了,但心里却是又酸又涩。

    他觉得好像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抢走了。

    以前只有他能保护她,现在,却有人比他对柳姑娘更好,她似乎再也不需要他了,这让他心里感到有些难受。

    为了避免让柳慕汐看到他的异样,他移开目光看向桌子上的玉盒,将其中一个打开,迅速看了一下,随即就合上了盖子,以穆圣秋的眼力,只需看一眼,就能辨别出这株灵药的名字和功效,这也是为了防止灵草药性扩散,很快,穆圣秋就将玉盒里的灵草都看完了。

    穆圣秋的表情很平静,但是心中却是惊涛骇浪。这都是世间难寻的灵草,每一株都是无价之宝,可柳慕汐竟然这么信任他,让他的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有些微微叹息。

    “柳姑娘,这种灵草,你还有多少”

    柳慕汐道“还有很多,只是玉盒不够,我不知道该如何拿出来”

    即便她跟宿衍他们对半分,也依旧有很多,而且种类齐全,几乎将灵谷里成熟的灵草都采摘了。

    穆圣秋闻言,心中有些激动“可否让我都看看呢”

    “当然了,这些灵草,我本来就是想要送给穆师兄的。”柳慕汐说道。

    穆圣秋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柳慕汐去了一间竹舍,刚一进去,便有一股药香扑鼻,屋子里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草药,但穆圣秋却没有停留,而是去了里间,里面摆着满满的玉盒,有大有小,形态各异。

    穆圣秋让柳慕汐将灵草都从储物戒里移了出来,然后迅速地分门别类,不过弹指间,这些灵草就被他全部装进了合适的玉盒里了,简直看的柳慕汐眼花缭乱。

    穆圣秋道“柳姑娘,这些灵草,我不能要,你把它们都收起来吧”

    柳慕汐有些为难道“穆公子,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水平,这些灵草在我手中,简直就是白白浪费,只有在你手中,它们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不必再说了”穆圣秋态度很坚定,柳慕汐的意思他都知道,但是,他却不想占她便宜,“你将来的医术造诣,绝对不下于我,你留着这些灵草,早晚都有用上的时候。何况这是你拿命换来的,我怎么能收”

    “穆公子”柳慕汐也正色起来,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一直以来,都是你一直在帮我,甚至还屡屡救了我的性命,我欠你的一辈子都还不完,我早已不知该如何报答。这些灵草,只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收下吧难道你要让我一辈子都不安吗”

    穆圣秋正要说话,她又道“而且,这里面的灵草,应该还有提升修为,或者帮助突破境界的灵草。若是配制成丹药,想必普济观弟子们的修为会增长的很快,太上长老们突破的几率也会更大一些,将来普济观再进一步,也是极有可能的。就算是为了门派的未来,穆公子是不是也应该收下呢就当这些灵草算是我的拜师礼吧”

    听了柳慕汐的话,令穆圣秋十分动容。

    穆圣秋作为首席大弟子,普济观内定的继承人,最关心的自然是门派的未来。柳慕汐这番话,毫无疑问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样吧,每一种灵草你都留下一份,其他的我就先替师门收下了。”

    这些灵草几乎每一种都有几株,柳慕汐就算每一样留一株,也足够她用了。

    柳慕汐见穆圣秋收下了,便没有再推辞,双方算是各退一步。

    两人又重新回到了客厅,静静地却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穆圣秋突然道“柳姑娘,你就安心住在幽篁峰吧,你喜欢那间竹舍就住哪间。拜师的事,不用着急,我一定会帮你找个最合适的师父的。”

    叮嘱完,穆圣秋便叮嘱柳慕汐随意,他自己则是离开了。

    柳慕汐却不知道,穆圣秋离开幽篁峰后,立即就去找自己的师父华阳真人了。

    华阳真人此刻倒是没有闭关修炼,反而在的悠闲的品茶。

    见到穆圣秋来了,脸上露出一丝和蔼地笑意,道“乖徒儿,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不在幽篁峰里好好练功,来找我这个糟老头干什么”

    在外人面前,华阳真人向来是慈眉善目,一本正经;然而在没人的时候,华阳真人却是这么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若是平时,穆圣秋或许还有心思跟他顶几句嘴,交流一下感情,可现在,他却没有这个心思。

    “师父,我有事找你。”穆圣秋说道。

    华阳真人笑眯眯地摸了眯自己的胡子,笑道“不是为了那个小丫头吧”

    华阳真人是普济观的掌教,山上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他不清楚的,自然包括柳慕汐住到了幽篁峰的事。

    穆圣秋也不意外,便点头道“正是。”

    “说吧,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求师父只要你能说服师父,师父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华阳真人说道。

    穆圣秋却神色淡淡地道“师父,柳姑娘想要拜入普济观,我想让凌太上长老收她为真传弟子”

    “什么你这个孽徒,你还真敢想你难道不知道,那凌跟我不对付吗你还想让我去求她,做梦”华阳真人闻言被气地跳脚,几乎是指着穆圣秋的鼻子怒骂了。

    穆圣秋等华阳真人发泄够了,便道“好,既然你不答应,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想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可是,你自己不想听,那就算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好消息什么天大的好消息孽徒,你给我站住。”华阳真人见穆圣秋竟然真走了,不由急忙喊人留下。

    “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告诉你。”穆圣秋转过身来,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华阳真人有些为难,他是真的不远跟那个老姑婆打交道。

    “好,既然你感到为难,那就算了。”穆圣秋又要走。

    “等一下,你说的那个好消息是关于什么的”华阳真人犹豫一下问道。

    他这个徒弟是什么性子,他非常清楚,既然他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就绝对不是在诓骗他。

    穆圣秋唇边的笑意一闪而逝,看向华阳真人时,却看不出丝毫表情了,淡淡地道“是关于门派的未来的,或者说,关乎你到底能不能突破到先天后期境界。反正是与我无关,你想不想听,我都无所谓。”

    华阳真人闻言,简直眼睛都红了,这两件事都是他最在意的事情啊不由咬了咬牙道“好,师父答应你。但是,我却不能保证,凌会收下那个小丫头。如果那小丫头不得她喜欢,那我便是说破了嘴皮子也没用。”

    “放心,你只要让凌师叔见柳姑娘一面就可以了。”穆圣秋知道凌师叔的怪癖,也知道她收徒有多严格,所以,他想要的,不过是让师父为柳姑娘说几句话罢了。

    穆圣秋回到华阳真人身边,将刚才的事情细细地说了。

    华阳真人不由瞪大了眼睛,震惊地说道“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小丫头真的有那么多灵草,而且还献给我们普济观了”

    “那当然而且,那些灵草里,还有师父最需要的烈阳草呢,看品相,绝对是上上之品,年份不少于一千年,若是有了烈阳草为主药,炼制出来的烈阳丹,师父想要突破也不是什么难事。师父卡在先天中期顶峰已经很久了吧也该再进一步了。”穆圣秋含笑说道。

    “什什什么竟然还有烈阳草你没有哄骗我吧”华阳真人闻言真是又惊又喜,却又怕自己是美梦一场,不由紧紧盯着穆圣秋问道。

    “这关乎我们门派的未来,你说我敢不敢乱说”穆圣秋见到自己的师父这么不淡定的样子,不由有些无奈。

    “你没骗我就行呵呵,为了门派的未来,就是被那老姑婆讽刺几句又如何哈哈哈哈哈”说着说着,华阳真人就开怀地仰头大笑起来,显然极为得意。

    他的资质不是特别好,困在这先天中期多年,眼看寿数将尽,还没有突破,他心里说不急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希望渺茫,所以,才变得这么随心所欲起来,反正,今生他教出穆圣秋这个天才来,也算不枉此生了。

    但是,现在听到自己竟然还有机会突破,这简直像是被馅饼砸中一般,他怎么能不高兴

    而且突破后,还能增加寿数。没有人愿意死,他也不例外。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她”华阳真人是个风风火火的人,刚说完,人影就风一般的消失了。

    穆圣秋看着眼前空着的椅子暗叹,希望柳姑娘能入得了凌师叔的法眼吧

    这普济观里,凌师叔的脾气是最古怪的,但是,在医术方面,若是她敢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二。

    毕竟,凌师叔痴迷医术,其他万事不管,医学造诣之深,可以想象。就连他的医术,大多数也是凌师叔教的。让柳姑娘拜她为师,绝对受用无穷,当然,前提是,柳姑娘先入了凌师叔的法眼。

    过了还不到半个时辰,华阳真人脸色难看的回来了。

    穆圣秋见状,心里不由一突,凌师叔不会是不答应吧

    果然,就听到华阳真人开始抱怨了。

    “这个老妖婆,我就不该去触她霉头,每次都被她骂个狗血淋头,我好歹也是个掌教,她怎么这么不给我面子”

    “那师父就这么算了”穆圣秋道。

    “怎么可能我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的劝了大半天,她却还是对我嗤之以鼻,完全不搭理我真是让人呢头疼。”华阳真人苦恼地抓了抓脑袋说道。

    穆圣秋不由叹息一声,难道柳姑娘果真和凌师叔没有缘分

    就在穆圣秋感叹的时候,华阳真人又道“不过,她被我磨的没办法,总算同意了见那小丫头一面。不够,现在她没空,让她明日再去。”

    穆圣秋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

    华阳真人诧异地看了自己的徒弟一眼,道“徒儿,你这么帮那个小丫头,是不是对那丫头有什么想法啊”

    穆圣秋笑意微敛,淡淡地说道“师父想多了,你知道徒儿根本无心成家。”

    华阳真人轻叹一声道“为了门派的将来,真是苦了你了。”

    穆圣秋道“我本来就一心扑在医术和修炼上,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别的,根本没什么苦不苦”

    华阳真人犹豫了一下,道“徒儿,其实,我们普济观的掌教,并没有规定不能娶妻生子,以往历代掌教都没有成家,也不过是个巧合罢了,你真的不必委曲自己。若是有了喜欢的人,就娶了也无妨”

    穆圣秋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随后,穆圣秋就告辞了。

    华阳真人看着他的背影,轻轻一叹,这孩子,又钻牛角尖了,这样犹豫不前,等以后错过了,可千万别后悔就行。

    穆圣秋的心里并不像表面这么平静。

    师父的话,激起了他心中的涟漪,也扰乱了他的心绪。

    他性子本就寡淡,以前就决定要像历代掌教一样,终身不娶。甚至现这个打算也没有变。可如今,却出现了一个变数,让他的心变得静不下来了。

    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段朦胧的感情,心里乱糟糟的。

    其实,他清楚自己应该趁着还没有对她情根深种,早点抽身,可是,每当看到柳姑娘,他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啊,为什么却在这件事上,下不了决心

    穆圣秋回到幽篁峰的时候,柳慕汐正在练剑。

    他静静地站在一旁,看柳慕汐舞剑,心中的绮思退去,惊诧却越来越深。

    柳慕汐在练剑的时候,整个人都仿佛变了一样,再也看不出半点柔弱,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极为锋利。恐怕任谁都不会想到,几个月前,这个女子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内宅妇人。

    柳慕汐练完后收功,这才看向穆圣秋,对他微微一笑道“穆公子,你回来了”

    穆圣秋这才回过神来,平复下心中的震惊,道“柳姑娘这套剑法不错,这把剑更不错,柳姑娘是何时开始学的剑”他们分开也没多长时间吧,可她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真不知是欣慰还是失落。

    “两个月前,是戚大哥教我的剑法。”柳慕汐说道。

    “原来如此。”穆圣秋道“没想到短短两个月,柳姑娘就将剑法修炼到了这种程度,真是令人敬佩”

    柳慕汐被他夸奖,不由有些脸红,道“是戚大哥指点的好”

    穆圣秋点了点头道“戚公子对柳姑娘可真好,连这么好的剑法,都随手相送。”

    “嗯,戚大哥确实对我很好。”柳慕汐垂眸说道。

    此后,便是一片静默,气氛再次陷入诡异。

    这时,竹林中传来一阵孩童欢快的小声,兜兜欢呼着从竹林中跑了出来,怀中还一只小火狸,他看到柳慕汐,眼神一亮,急忙走到柳慕汐跟前,道“娘亲,你练完剑了娘亲陪兜兜去玩好不好”

    柳慕汐看向穆圣秋,见他对自己微笑着点了点头,便道“你等一下,娘亲先去洗把脸。”

    刚走了两步,却听穆圣秋又喊住了她,柳慕汐诧异地转身看向他。

    穆圣秋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道“明天,我会带你去见凌太上长老,如果你能通过他的考验,以后她就会是你的师父了。”

    柳慕汐郑重地点了点头,想要道谢,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只好转身离开了。

    柳慕汐回到自己挑选的那处客房,用盛着山泉水的木盆洗了洗脸,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神色微微怔忪,过了一会儿,她才用巾帕擦干了脸,走了出去。

    院子里,穆圣秋已经离开了,柳慕汐轻舒了一口气。

    她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穆圣秋了,希望她的猜测是错的。

    她是真的不想再有什么感情纠葛了

    柳慕汐摇了摇头,不由自嘲一笑,她到底在担心什么穆公子那样的人中龙凤,怎么可能喜欢自己一定是她太敏感了

    “柳慕汐啊柳慕汐,你也不瞧瞧你怎么是什么情况,穆公子连天星阁的李馨儿姑娘都拒绝了,又如何会看得上你你别自作多情了,免得到时候都尴尬。”柳慕汐心里暗暗说道。

    “娘亲,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陪我玩”兜兜见柳慕汐呆呆地站在原地,有些不满地出声喊道。

    “来了。”柳慕汐做好心里建设,脸上露出与往常同样的笑容,向兜兜走了过去。

    次日,柳慕汐起了个大早,外面的天色还很黑,但是却丝毫影响不到柳慕汐。

    她先是修炼了一遍无名功法,热身之后,又开始雷打不动的修炼剑术,无论她将这套剑法,修炼的多么纯属了,可是每当多修炼一遍,就会有一些不同的感觉,所以,她总是觉得自己修炼的还不够多,不够勤快。

    直到天空开始泛白,柳慕汐才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细细领悟,自己的剑招到底哪里可以改进的地方。

    直到想通之后,她才回了屋子,擦洗了一遍,又换了衣物。

    柳慕汐挑选的竹屋就在兜兜隔壁,她又去隔壁房间看了儿子一眼,发现兜兜依旧睡得很香,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小火狸是陪着兜兜睡的,蜷缩在兜兜的枕边,有它在旁边保护兜兜,她很放心。

    幽篁峰上是有下人的,不过下人们并不住在这里,而是在离此处不远的一片房舍里。

    早饭按时给送了过来,兜兜也打着小哈气起床了,洗漱过后,慢吞吞地移到了餐桌旁,先是向穆圣秋和柳慕汐行了礼,这才做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用饭。

    柳慕汐和穆圣秋好像都故意忽视了那些异样,开始像以前那般相处。

    刚用过饭,梦竹仙子就来了,听说柳慕汐要去凌太上长老那里,脸色顿时一变,道“你还是别去凌长老那里去了,凌长老脾气古怪,从来都不收徒的,你去了也是白去。我这次来找你,是要带你去找我师父了,我师父脾气可是公认的好,他一定会喜欢你的。”

    柳慕汐看了脸色平静地穆圣秋一眼,还是婉拒道“凌长老已经说了要见我了,我若是不去,岂不是打了她的脸何况,既然她肯见我,自然是有意收徒的,我总要去试一试。”

    最重要的是,这是穆公子为她争取的,穆公子是不会害她的。

    “好吧那就先去凌长老那里好了。若是她不肯收你,我再带你去找师父。”梦竹仙子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她真的不愿意去见那个女人。

    一行三人,这才开始去见凌太上长老。

    感谢亲们订阅支持群么

    谢谢亲们的评价票

    麻酱。 投了1票5热度

    夏秒秒 投了1票5热度

    d缘分 投了1票3热度

    么么哒谢谢亲们的月票

    麻酱。2票、sai11、屠苏琳、夏秒秒5票、青花瓷1985、迪宝宝兔、fanrb、oo鱼83、

    aterzy、angzia、7048、杨贵妃7603、ytyzeb2票,么么么么么嘻嘻

    谢谢雪樱忧幽亲亲赠送的2颗钻石,么么哒\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