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二章 云天门的人!

作品:《修真之覆雨翻云

    “哼你杀的了我吗”万东一声冷哼,神情中满含讥讽。

    “就算我们杀不了你,可是我不相信,合九霄阁与洞虚宗之力,也奈何不了你。”花晴空冷冷的张口说道。

    对于花晴空的话,石雄微微皱了皱眉头,表情隐隐有些不屑,不过却也没有做声。

    万东眉毛一挑,幽幽的道“我真心不想与你们这些升天大陆的宗门为敌,可看起来,好像是我一厢情愿了”

    “本来就是今日你与九霄阁和洞虚宗已然成为了敌人”花晴空一声怒喝,神情一派威胁。

    万东心中有些不耐,若是再说下去,就要让人觉得,他是惧怕这些宗门了。

    “你们是什么人,谁让你们闯进来的”就在此时,一声厉喝将万东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只见七八个女子,急速冲进了城主府,为首的一人,正是戴雅君。城主府的一干护卫,上前阻拦,却没能拦住,戴雅君带着师妹们,直冲万东而来。

    万东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来,戴雅君似乎受了伤,淡绿色的霓裳,沾满点点血迹,尤其是左臂处,一道不浅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往外汩汩渗血。

    再看紧随在戴雅君身后的一干玉女宗弟子,几乎全都挂了彩,轻重不一,神情疲弱,看上去,分明是刚进行完一场恶战。难怪戴雅君她们会直到现在才赶到。

    万东急忙一摆手,命马云良迎了上去。其中两个伤得最重的玉女宗弟子,似乎已是精疲力尽,马云良等人还未上前,便已先软倒在地。马云良急忙命人将她们抬了下去,自有良医救治。

    戴雅君来到万东面前,也是近乎于虚脱,娇躯连晃了几晃,好一番挣扎,这才支撑了住,没有瘫坐在地上。

    “戴姑娘,出什么事了”万东对戴雅君的印象很好,心中也将她当做朋友,急忙问道。

    戴雅君张了张嘴,欲要回答,可能是太累了缘故,却只是粗喘不已,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万东不再追问,急忙让楚云烟取来了水。戴雅君接过来,便咕咚咕咚的连灌了几大口,因为喝的太猛,不小心被呛了到,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等戴雅君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能说话了,可就在此时,一声轰的巨响,城主府的大门,直被人给踢了个稀巴烂。木屑漫天飞射,不少军士一时躲闪不及,立时遭了殃,足足伤了十余个。

    万东的神情,立时冷峻了起来,目光不停的闪烁着冷冽寒光。

    “城主大人,是是云天门的人”戴雅君嗓音颤抖的道了一句。

    “云天门万东的眉头一紧,脸上立时又冷峻了三分。

    一旁的石雄也是身躯微震,神情中多了三分怒意。

    “雅君,你怎么认识他的”见戴雅君对万东是一脸的亲近,石雄立时有些吃味儿,忍不住沉声问道。

    “石雄”戴雅君一脸迷惘的转头看向石雄,敢情石雄说话了,她才意识到原来石雄也在这里。就这样被华丽丽的忽略了,而且还是自己心爱的人,石雄的心情可想而知,一双拳头直攥的嘎嘣作响。

    “你给我过来”忍无可忍的石雄发出一声怒喝,直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不已。

    “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戴雅君本来就对石雄没感觉,而洞虚宗到处宣扬,她是石雄的未婚妻,更是让她懊恼,此时是一点儿面子也不愿意给石雄,当即便顶了回去。

    “你”石雄想要发怒,可一看到戴雅君那楚楚可怜的神情,怒气立时便消散了,缓声道“雅君,都这个时候了,除了我之外,没人能保护你,要知道云天门可不是好惹的。这个小子,就是一个胆小鬼,你难道能指望他”

    “混账你说谁是胆小鬼”石雄的话音一落,马云良和胡桂同时吼了起来。

    怪事天天有,今天似乎是格外多。什么时候轮到手下败将如此嚣张了

    石雄冷哼了一声,瞥了万东一眼,道“当然是他喽虽然他的修为还算过得去,可是这胆子却未免也太小了。就连我们洞虚宗他都不敢招惹,更甭提云天门了”

    石雄这一说,戴雅君的神情顿时黯淡了下来,倒不是她对万东感到失望,而是忽然想到,她就这么冲进来,无疑等于是将麻烦带给了万东,而且还是天大的麻烦。正如石雄所说,云天门可不是好惹的。

    “对对不起”戴雅君轻轻的对万东道了一句。

    万东的心思并不在她的身上,一时没有注意,下意识的问了句“你说什么”

    “我”

    戴雅君正要将道歉的话语再重复一遍,十几个云天门的弟子,在一个年轻人的带领下,突然涌了进来。负责警戒的城主府护卫,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这些云天门弟子打倒在地。

    “呼”云天门弟子,一个个凶神恶煞,蛮横无礼,可石雄却是不由得轻松了一口气,神情淡然了许多。

    “还好还好”万东正纳闷儿,他身旁的赖万利也突然拍起了胸脯。

    万东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说什么还好”

    赖万利笑了笑,指着为首的那个云天门弟子道“那个人叫云汉,虽然也是云天门中的精英弟子,却并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人叫云霄,号称升天大陆年轻一辈中的第一高手,据说修为已经踏入半步大圆满,别说是年轻一辈中无人能敌,就算是在老一辈中,也是位于顶尖之列。今日若是他来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听赖万利这样一说,万东立时便明白了,难怪石雄会那样长松一口气。云霄他惹不起,这云汉他却是不放在眼中。

    “你们几个小娘们儿,看你们这次还往哪儿逃”万东摆了摆手,命城主府护卫让开了一条路,云汉立时骂骂咧咧的带着一干云天门弟子冲了过来。

    “云汉,你这混蛋,不要欺人太甚”戴雅君一声怒喝,直气的眼中都闪烁起了泪光。她只是受了伤,可是她却有两个好姐妹已经惨死在了云汉的手上。

    “欺人太甚嘿嘿这才哪儿到哪儿用不了多久,我云天门便会杀进你们玉女宗的老巢,将你们斩尽杀绝”云汉咧着大嘴,脸上满是狞笑,乍一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头欲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阁下将我城主府当成什么地方了,竟敢在这里撒野”万东冷笑了一声,幽幽的说道。

    对于花晴空,石雄,甚至是铁煞,元阳门的无礼,万东可以容忍,但是对云天门,他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言语中,已然带上了几分杀气,听上去分外冷冽。

    “什么狗屁城主府,在本公子眼中,不过是一堆破砖烂瓦而已”云汉甚是嚣张,那气焰,比花晴空和石雄加起来还要嚣张。

    万东眉头一挑,正要发作,戴雅君突然一把将他给拽了住,低声道“这是我的事,你不用管,我不能拖累你”

    万东一听,不禁笑了起来,低声道“不能拖累我,难道能拖累石雄”

    “不我戴雅君绝不会欠他的人情”戴雅君使劲咬了咬嘴唇,神情坚定的说道。

    “那你该怎么办这些云天门的人,看起来是来者不善”

    “没什么,大不了一死而已”这戴雅君看上去柔柔弱弱,可是到了最后关头,说出来的话,却是硬邦邦的不让须眉。

    万东轻摇了摇头,道“你这样想,可是别人却未必这样想。”

    万东话音刚落,石雄便已站了出来,目光直瞪向云汉,冷冷的道“云汉,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

    别说,这石雄平时看上去,怪惹人嫌的,可是此时,却很是有那么一股子英雄气概。有人说,一个男人,最具有魅力的时候,便是不畏艰险,为自己的女人挺身而出的时候。

    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至少万东清晰的看到,在戴雅君的眼角流露出了一抹暖色。看样子,戴雅君并不是真的排斥石雄,她应该只是受不了石雄追求她的方式,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石雄越是如此,她心中就越是膈应,就越是不承认,石雄其实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句话用在此时的戴雅君身上,最是贴切。

    “吆姓石的,原来你也在啊。”云汉一转头见到石雄,神情虽然微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便释然了,被一抹浓浓的讥讽所代替。

    石雄的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平日里他没少教训云汉,云汉在他的面前,一向都十分老实,今日云汉的表现,着实是有些反常。

    “既然知道我石雄在这里,那你就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石雄冷哼了一声,道。

    云汉邪邪的笑了一笑,突然撇嘴问道“我该怎么做”

    这石雄是太不将云汉放在眼中了,竟完全没有注意到石雄的神情有异,冷笑一声道“向雅君道歉,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哈哈哈姓石的,我就纳闷儿了,你怎么就这么贱怎么就这么喜欢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呢”云汉一声狂笑,词锋急转,毫不留情的对石雄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