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一笔交易

作品:《九星霸体诀

    正邪大战之后孙长老就一直郁闷得要死龙尘沒害成反而被图方察觉了一丝端倪

    返回别院后别的长老都被纷纷发放了大量的功勋值作为奖励而他只有别人的一小半

    所谓的功勋值跟弟子们的积分性质是一样的不过是针对长老们发放的

    长老们凭借功勋值可以从别院里兑换自己想要的修行必备品如果别院沒有

    可以向别院请假前往分院去兑换分院是别院的直属上级什么样的宝贝都有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功勋

    所以说功勋值简直就是长老们的命根子长老级强者他们功勋值获取的主要來源就是别院每个月发放的福利

    而像普通的正邪大战发放的福利也算丰厚相当于他们一年的福利

    不过这次正邪大战不同长老级强者不再是坐镇而是亲自出手进行生死搏杀

    所以这次大战发放的功勋值相当于他们在别院苦熬十年的总和

    别的长老都欣喜若狂唯独孙长老的收入减半孙长老能高兴得起來才怪

    可是他又不敢反驳因为图方发放功勋值给他的时候说过功勋值的多少是按战斗时出力的多少來发放的你懂得

    这一句“你懂得”一下子把孙长老一肚子的抱怨直接给憋成屎了无法从嘴里喷出來

    孙长老阴沉着脸返回自己的洞府后第二天就有人传來一个更加让人郁闷的消息别院决定由一位战斗表现出众的长老接管玄天阁

    听到这个消息孙长老差点把肺都气炸了要知道别院里长老的福利是跟他们的职务挂钩的

    孙长老霸占了玄天阁这个肥缺几十年了沒想到图方这么狠直接把他给一撸到底

    让他成为了一个闲职长老所谓的闲职长老就是沒有职务在身每个月只能领取低保过日子这让孙长老情何以堪

    以往孙长老在别院长老中也算是位高权重的人物其他长老见到他也都客客气气的

    可是如今为了这么一件“意外小事”就把自己给停职了沒有丰厚的职务补贴光靠那点低保他就要吃老本儿了

    所以孙长老腆着一张大脸低声下气的去向图方长老问个明白为什么这么对待自己

    结果图方的一句话差点让孙长老的菊花崩裂一肚子屎几乎就要喷射而出了

    “你懂得”图方的回答依旧简短精练

    孙长老返回自己的住处后把洞府里的摆设砸了个稀巴烂发誓谁要是再敢说这三个字就掐死他

    这几天孙长老饭吃不下觉睡不好更沒心去修炼他感觉自己要被气疯了

    他知道图方这是跟他玩阴的典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当初找了个借口把陷害龙尘的事情掩饰的滴水不漏让图方揪不住他的把柄

    如今图方也是照葫芦画瓢拿着他出工不出力的小辫子做文章把他给搞下來让他也憋一肚子火却发不出來

    这一天孙长老憋得实在难受又把洞府内刚刚换置的摆设重新砸了一遍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

    “报长老龙尘求见”

    就在孙长老心情刚刚舒畅一点的时候龙尘來了

    龙尘刚刚进入孙长老的洞府就见到一地的狼藉不禁拍手道

    “孙长老真是雅兴啊一大早就在做运动啧啧真是好兴致啊”

    “龙尘你少给我得意说你找老夫到底什么事如果只是想看老夫的笑话你可以滚蛋了”孙长老阴沉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龙尘道

    此时龙尘的脸上带着天官赐福一般的笑容让孙长老刚刚消失的那点火气一下子又被点燃了

    “岁数都那么大了火气应该小点书上不是说阴损之人定力都是很强大的么看來你这个阴人阴得不够彻底啊”龙尘叹了口气道

    “你找死么”

    孙长老勃然大怒龙尘口中所谓的阴人在凡俗界是对太监的称呼阉人和阴人发音相近另外就男女性别來讲也有着一丝联系

    而在修行界的阴人是指那些男人修炼阴功变得半男不女不阴不阳之人那是骂人的话

    “找屎沒错不然我來这里干什么我找的就是你这一坨很老很老的屎”龙尘淡淡的道

    “龙尘不要逼我杀你”孙长老头发根根倒竖眼珠子通红浑身气势喷发处于暴走的边缘

    “第一你杀不了我就算沒有楚瑶的加持你也杀不了我你出手只是白费力气

    第二你一旦出手了你会后悔一辈子因为你会跟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失之交臂”

    龙尘找了一张断腿的椅子往墙壁上一靠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十分轻松的看着孙长老

    孙长老知道龙尘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就算沒有楚瑶的辅助他想出手击杀龙尘也不是三招两招可以拿下的

    一旦他全力出手必然会崩碎洞府招來其他强者所以他也知道杀龙尘那根本就不现实

    刚才那些只不过是气话而已不过听到龙尘后面一句话眉头一皱道“什么意思”

    “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龙尘轻轻掸了掸袖子上因为刚才拿椅子时触碰到了一抹灰尘淡淡的道

    “什么交易”孙长老沉声问道

    “装什么装我身上有什么是你惦念的你不知道么真是既想当又想立牌坊”龙尘冷哼一声脸上全是不屑之色

    “放屁你胡说什么”孙长老怒道虽然他想要龙尘身上的东西但是他绝对不能承认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我真的看不起你”

    龙尘不屑的摇摇头手中多了一块古老的石头上面刻着古老的图形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看到龙尘手中的石头孙长老瞳孔一缩他知道那块石头名为黑锆石坚固无比刀剑难损伤

    黑锆石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难得的铸器材料不过它最强大的地方是可以传承强大的功法战技

    强者将功法战技刻画在黑锆石上黑锆石会保留一部分刻画者的意境可以让后人更加容易领悟

    而龙尘手中的那块黑锆石上带着一种意境虽然有些淡薄但是以孙长老的强大还是很容易发现的

    “原本还想跟你做一笔交易呢不过你这么死不要脸不肯承认那就算了你继续做你的伪君子吧”龙尘冷笑一声就要向外走

    “等一等”孙长老赶忙叫道

    龙尘转过头來斜着眼睛看了孙长老一眼道“怎么想留下我杀人灭口还是那句话不是我瞧不起你而是我真的瞧不起你”

    孙长老脸色一阵青一阵红龙尘的话太伤人不过为了宝物还是耐着性子道

    “你想要怎么交易”

    孙长老也是极为精明之人他打听过龙尘的出身按照龙尘的身份是绝对不会认识黑锆石的所以作假的可能性不大

    另外黑锆石坚固无比想要在上面刻画东西倘若沒有先天境的修为想都别想龙尘就算是想作假也沒那个本事用龙尘的话说不是瞧不起你而是真的瞧不起你

    第三个就是龙尘手中的黑锆石上附带的气息跟龙尘运转神环时所发出是气息一模一样

    通过这三点孙长老认定龙尘手中的黑锆石就是龙尘得到的神秘功法所以才这么着急的把龙尘叫住

    虽然不知道龙尘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孙长老对龙尘的功法垂涎已久有机会自然绝对不会放过所以才厚着脸皮把龙尘叫住

    “交易呢就像谈生意一样谈生意呢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如果不和气了就生不了财只会难产

    你刚才的话让我心里十分不爽所以我现在决定不跟你交易了”龙尘转身就往外走

    孙长老见状大急一个闪身拦在龙尘前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让龙尘走了他得后悔死

    “龙尘万事好商量你先消消气”孙长老如同树皮的一张老脸硬是挤出一抹笑容道

    “让我消消气也可以首先你要承认你之前说的话都是放屁”龙尘斜着眼睛看着孙长老道

    “这个好我承认我之前是在放屁”孙长老犹豫了一下见龙尘要走一咬牙道

    “真不愧是八祭长老这个屁还真够浓的啊稍微勾点芡这特么就是屎啊佩服佩服”龙尘哈哈一笑道

    孙长老脸色有些难看双目之中更是杀机涌现龙尘这是赤裸裸的羞辱他

    不过为了那神秘的功法孙长老只能暂时忍了不过心里盘算着等得到了功法之后怎么将龙尘偷偷弄死

    看着孙长老脸上故作平淡眼神深处那无法掩饰的怨毒龙尘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老东西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陪你好好玩玩玩你不是目的目的是玩死你

    不知道为什么被龙尘一脸冷笑的盯着孙长老心里咯噔一下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说吧这交易怎么进行你想要什么不过交易讲究公平你可不要狮子大开口老夫可不是愣头青”孙长老不是傻瓜不能任由龙尘狠狠宰他所以把话先说明白给自己一个讨价还价的机会

    龙尘递给了孙长老一张纸“把上边的东西帮我采购齐全”

    孙长老接过龙尘手中的纸片一看脸色一变怒道“这绝对不可能”